体育彩票e球彩开奖号码
首 页 |  促进会动态 | 理事展示 | 大型专题 | 活动展示 | 独家访谈 | 入会指南 | 企业家心语 | 宏观阅读 | 专家论道 | 经济新闻 | 环渤海财经
    在现实生活中,你和谁在一起的确很重要,甚至能改变你生活的轨迹,决定你的人生成...[详细]
与狼成狼,与猪成猪!
    中国是一个爱吃的国家,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谈成的,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产生的...[详细]
请客吃饭,不懂这些等于白请!
    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,他们也许貌不惊人,也许才不出众,却在无形中有着?#36824;?#21035;样...[详细]
让人舒服,是顶级的人格魅力
    从古至今,鸡蛋始终都是人们餐桌上的常客,几乎每天都离不开它。?#36824;?#34429;然吃了好...[详细]
早晨吃鸡蛋对身体是好还是坏?#23458;?#19975;没想到!
    一个不懂得为亲人?#35980;劍?#20026;朋友?#35980;劍?#20026;爱人?#35980;劍?#21512;作伙伴?#35980;?#30340;人,是缺乏胸襟的...[详细]
?#35980;? style=
 
陈功:我看待中国经济,还是十年前的那句老话
来源:正和岛 更新?#22868;洌?019/4/29 10:43:43   
>> 相关新闻链接

对中国来说,2018年算的上是“多事之年?#20445;?#22312;内外压力下,中国经济呈现“前高后低”的态势,全年增速统计为6.6%。

安邦咨询认为,中国在2018年已经处于一定程度的经济困境之中。在复杂的内外环境因素之下,2019年中国经济增长的前?#23433;?#23481;乐观,2019中国经济将面临“保6”问题,到了必须放弃一切犹豫,采取行动的时候。

放弃对“保6”的犹豫

2018年第四季度,中国经济增速在10年内首次跌破6.5%。经济学家和新闻界可能更关注这个“第一次?#20445;?#20294;实际上,这个问题的观察重点应该从2013年往后看,自2013年?#38498;螅?014年、2015年经济增长速度出现一个很大的拐点,这个拐点呈现跳空下滑的态势。跳空的缺口接近于1/3,经济增速就像站在悬崖边上,没有止住脚步,一下子跳了下去,拉下了一个很大的空隙。

怎么去看呢?在此之前很长一?#38382;奔?#37324;,中国经济增长率连续几年都是双位数,甚至一度高达13%,一些地方的经济增长?#31034;?#26356;高了。一下子回到8%以下,中间拉开的空档是非常大的。因为经济增速的萎缩和变小跟总量是有关系的,总量越大,意味着每一个百分点背后的产值越大,每下降一个百分点都有巨大的经济损耗。

2019年真的是“保6”的问题,无论是统计的中期数据,还是最终结果,如果拿到的数据毫无疑问地证明了经济增速低于6%的时候,基本一切都晚了。所以,现在的判断就非常重要。

现在必须放弃两个非常糟糕的犹豫:

一是,是不是真的到了“保6”的时候?保7%不可能吗?保6.5%不?#26032;?实际上,影响经济增速的变量非常多,这些因素都会改变,当然不可能只说“保6”。去年年末,中美贸易纠?#36164;?#38469;上是生产活动的加速剂,没有中美纠纷,企业还不会玩命搞生产、抢出口。但这是对未来经济增速的一个不利因素。内外环?#24120;?#25152;有的压力都指向6%的经济增长?#30465;?/P>

二是,“保6”有那么?#29616;?#21527;?实际上,“保6”的情况对中国来讲真的很?#29616;亍?#39318;先是增长的缺口太大,?#21592;?#20197;往的经济增长率,现在完全拦腰一刀,这么大的缺口不好补,一定会有各种麻烦和问题暴露出来。

所以,2019年在“保6”问题上不能犹豫,不能再讲?#30475;?#20196;,云山雾罩了。

怎么才能够遏制住这种下滑呢?我个人认为,还是要相信改革的力量。因为要想遏制经济增长率的下滑,必须提供有潜力的市场空间,让大家有生意可做。如果没有新市场空间,遏制经济增速下滑?#25237;?#26159;纸上谈兵,是一些概念性的东西。

现在看来,改革的状态并不完全跟企业界、商界所预期的那样一致,就会出现等待和观望的情绪,这些情绪和市场空间叠加在一起,就造成了中国经济增长的现状。

为什么?#35775;?#22269;家2%很幸福

中国6%?#38498;?#30171;苦?

放眼世界范围,?#35775;?#22269;家的经济增速往往在2%—3%之间,他们觉得经济活力非常大。为什么中国降到7%的时候,大家就受不了了呢?

美国是个发达国家,我们?#35805;?#35828;发达国家就是指的OECD(世界经合组织)里面的那些国家,他们?#23478;?#32463;完成了转型,从生产型社会转化到了消费型社会。

OECD国家的GDP总量里,消费占了非常高的比例,消费的好坏直接决定了他们的经济增长?#30465;?#20294;是消费的话,大家今年日子过得跟去年一样,就挺满意,如果说今年的日子过得比去年还要更好2%-3%,甚至是4%,那绝对更好、更兴旺,就是这样的状态。

但是生产型社会就不一样了,中国和很多发展中的国家,都是属于生产型社会,他们都是从过去的短缺经济里面走出来的国家和市场。这种生产型社会的特点,大家从一个企业的角度去看,就会感觉非常深、非常清醒。

我们对利润的?#38750;?#20250;仅仅满足于1%、2%吗?不会,越高越好。企业、产业是这样,一个国家也是这样,所以就会出现对增长率的高?#38750;蟆?/P>

问题和麻烦在哪里呢?生产型社会的高?#38750;?#20250;结?#22815;?#23601;是说我们整个社会已经适应了这种生产的方?#20581;?#20225;业家坐在那里筹划,今年准备利润要增长多少,要卖多少产品,每年都是这样的。地方政府也会鼓励企业,?#30340;?#20204;今年的利润能增长多少、能缴多少税,关心的也都是这些问题,而且是越高越好。

国家层面也是这样,你看发改委每年做的这些事情:铁路要建几千公里,公路要建多少公里,这些都会给经济带来很大幅度的增长?#30465;?#36825;?#25351;?#24133;度增长率?#25351;?#20154;们的收入、政府的税收、政府的政策取向紧密挂?#24120;?#25152;以就成为一个结?#22815;?#30340;状态。

大家?#23478;?#32463;适应了这种方式,就像一个人每天适应了吃三碗饭,这个时候给他说每天只能吃一碗,他就会觉得饥饿难耐,觉得跟平常不一样了,自己还没?#21592;ァ?#36319;现在的经济,是一样的情况。

所以,这种结?#22815;?#30340;现象说明了中国适应了高增长的体制,一下子转化成消费型社会,是很难适应的,需要一个相?#21592;?#36739;长的转型期和过渡期,才能稳健地实现转型。

其?#20498;?#32473;侧结构性改革最?#24247;?#30340;就是市场,供应端就是面向消费和市场的。所以,供给侧改革的真正方向就是转向市场和消费。这种想法跟社会转型有紧密的关系,“十八大”“十九大”之后一直呼吁不要搞GDP主义,甚至统计局已经揽下了GDP统计,要求各地方就不要自?#21644;?#35745;了。

挤掉水分,?#26723;投訥DP增长的关注,实际?#38505;?#20123;政策取向都是一致的,就是要推动中国社会能够顺利的转型。但是现在来看,转型期的?#22868;?#22826;短了,可能有点儿过于急于求成,整个经济体、企业、产业都还没有?#22868;?#21644;充分的资源去适应这种转型,所以出现了很多的问题,构成了挑战和压力。

?#20302;?#35299;决中国经济问题

需要大规模刺激政策

要解决中国经济面临的发展问题,中央可以考虑以大力度财政发债的方式,?#20302;?#24615;缓解债务问题及多种发展?#38469;?#25105;们大致估计,如果要比较“?#27807;住?#22320;解决问题,未来中国可能需要30万亿至50万亿的增债规模才会有效。

这就是大规模“放水?#20445;?#29305;别指出的是,我们通过发债“放水”的方式,不同于金融领域的信贷扩张。金融领域的扩张政策,要么来自货币政策太宽松,要么来自商业银行的信贷扩张,二者都容易导致金融风险。而中央通过发行国债来“放水?#20445;?#21017;依托于中国作为大国经济的信用。

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,中国国家经济的信?#32654;?#24352;,还有不少空间。具体做法上,发行长期国债可以成为重要的政策选项。中国经济下行压力越大,“放水?#38381;?#31574;出台的可能性就越高。

提出“大放水?#38381;?#31574;,绝不是为了解决金融紧缩,而是为了扩大中国的内部市场,也是为了扩大中国的消费。同时也为深化改革,或者扶贫等实现社会发展目标的工作,创造更多的空间,提供更多资源。

在面临外部贸易摩擦压力时,通过一系列政策来扩张国内市场空间,才是正道。是否“大水漫灌?#36744;?#26159;政策重点,重要的是扩大国内市场。

中美贸易战,将会长期存在

坦?#23454;?#35828;,中美贸易战大致还要纠缠10年左右的?#22868;洌?#22914;果中国国情没有改变的话。

现在的中国犹如过去的日本,美国经济社会内部进?#35848;?#21464;的非常缓慢,所以它就把劲儿往外使,中国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靶子,日本则还未能从“失去的10年”中真正挣脱出来。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中美贸易战还会继续下去,在特?#21183;?#24635;统之后,也会进行下去。

没有什么真正好的解决方?#31119;?#27604;的就是耐心、资源和彼此消长的态势。对中国来说,真正悬而未决的问题是改革,过去说改革开放,很明显,改革是向外的,外商满意就好;今后的改革,应该是内向的,要改一些真正的领域,使之更加高效,老百姓满意才好。

比如随便一个一线城市都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,经济开发口子,每年得到资金有数百亿甚至更高,养老和保障每年仅能得到10个亿,差了10倍,这就是短板。要改就应该改这些,这是内向的改革。

至于中美贸易对抗,安邦咨询(ANBOUND)认为,从历史的角度要看五个关键点:

一是世界政治的大格?#38047;?#27809;有改变?

二是?#38469;?#36827;步有没?#22411;?#30772;?

三是世界货币的大格?#38047;?#27809;有改变?

四是意识形态与公民意识,也就是时代思?#20445;?#26377;没有转换和改变?

五是气候、环境与资源有没有改变。

如果五个关键点没有转折性的改变,那么贸易战就还会长期打下去,短则七八年,长则十几年。是否还会再长呢?我们认为也不太可能,因为通常一个历?#20998;?#26399;没那么长,再长就会超过?#20581;?#19977;代人了,世界各国?#27982;?#26377;那么大的承受力。

如果在上述多个关键点上出现重大的转折,将有可能迎来新的时代;如果没有变化,当前的贸易冲突时代将会长期化。

基建拉动经济的压力,要释放出去

自2008年4万亿投资开?#36857;?#25919;府对基建拉动经济的热情十?#25351;?#28072;。高速铁路就是那个时期建起来的,?#29615;?#38754;,我们享受了非常现代化的生活,同时钢铁、水泥、能源、煤炭等产业,又?#23478;?#20026;基础设施的建设有了一个?#27604;?#26399;。

这两年基建热情依然不减,但关键的是,这种方式实际上是不可?#20013;?#30340;。?#29615;?#38754;是不可能整天建铁路,总是有限度的;另?#29615;?#38754;,钢铁、水泥等都需要矿石,对自然环境是一种侵入式介入,对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。

最主要的是,长期的基建确实带动了就业,但是经济主导权跑到了国家手里,基建项目一旦停下来,对市场经济的打击会更大,会陷入恶性循环。

从产业的角度看,无论公路还是铁路,基建项目都是一种物质化的债务,没有一条铁路或者高速公?#25151;?#20197;在短时期之内收回成本,差不多?#23478;?#26377;二、三十年甚至更长的债期。通过借款方式从事基建,只?#36824;?#25226;账面上的债务,变成了?#32440;睢?#27700;泥的?#38382;健?/P>

这?#20013;?#24577;的建设和刺激经济增长的方式,会造成大量的产能过剩。在历史上,这样做的国家有很多例子,都是作为经济增长危机关头的紧急刺激措施,而并非是常态下的做法。

就像德国在上世纪30年代,为走出困?#24120;?#35299;决社会的动荡,也大规模地进行基础设施的建设,甚至一度达到了0失业?#30465;?#20301;于美国加州的雄伟的胡佛水坝,也是在那个时期建立起来的,还有一些很大的新城市建设,比如?#36947;?#26031;维加斯,当时也是为了刺激经济增长,建了一个很大的城?#26657;?#20294;是建完之后不知道该干什么,就搞赌博了,就有了今天的赌城之称。

所有这些东西?#27982;?#26377;真正地解决问题,都有非常强的后遗症,所有这些东西?#23478;?#21619;着大量的资本释放。其实各?#25351;?#26679;的危机本身就是和资本有关系,都是资?#23601;?#21160;和造成的,但是为了解决资本造成的问题,就释放了更大量的资本,来解决这个问题。这种模式显然是不可?#20013;?#21644;持久的。

一些极端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们,始终主张释放更多的货币,拼命往下砸,甚至有人说开直升飞机从天上往下撒,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还好经济学家并?#36824;?#22810;地直接参与政策决定,更多地是做事后评论,否则一些决策后果不堪设想。

其实对政府、企业界而言,更关注的就是提前知道趋势,知道产业、政策、经济环境的未来走向,才能?#36824;?#36991;风险。

从趋势的角度来看,依然是有很大问题的。在上个世纪中叶出现的这些问题,最后的解决方案是战争,通过战争摧毁了大量的资本,然后重新投放资本,再去做,因为战争的耗费是非常高、非常大的。

《21世纪资本论?#38450;?#38754;提出来的方法是——全球税,无非就是钱多,大家把钱拿出来,由发达国家去支援发展中国家、?#29420;?#22269;家。我的想法跟这个差不多,但不是通过税收,而是通过制度和组织的改进,通过政府手段,来分配过剩资本和财富。

总之,你得想个?#26085;?#20105;这种可怕的办法更和?#20581;?#26356;温和的手段,来把过剩的资本消耗掉。就是把钱花掉,钱多也不是好事,没钱的时候希望有钱,钱多的花不掉的时候,也是苦恼万分地。

比减税更重要的,是市场空间

社会关注的降成本和减税问题,如果能做,当然可以,但从当前经济和财政情况看,空间可能不大。而且,普遍减税也没有意义。

最开始时候,在特?#21183;?#25512;动下,美国减税,一些西方国家减税。中国很多经济学者都毕业于西方,一看到自己学有所成的地方都开始减税了,就想咱们是不是也应该减税?就提出了一些建议和想法,这些建议和想法与国内民粹的思潮结合在一起,对政府就构成了很大的压力,推动了政策走向了减税。

互联网上的东西,很多都是鱼龙混杂的,什么样的人都?#26657;?#29702;性的、非理性的,利益的相关?#20581;?#21033;益的客观立场等都非常复杂,所?#24616;?#20110;看重互联网的影响力,可能是一个问题。

减税的问题也是这样,这个事情的背景没那么简单,很多在西方国家有效的做法落地到中国?#27425;?#24517;有效,而且中国社会有一些独特的东西,需要政府财政给予一定的支持,换句话说,中国社会对财政有依赖性。

减税,政府就一定要过紧日子,一旦过紧日子之后,就要考虑三个稳定的问题:1、政治稳定;2、社会稳定;3、干部稳定。

这三个稳定关系到的层面和群体是中国社会最关键、最核心的部分。如果这三个点出问题了,那么中国社会很可能出?#25351;?#22522;上的动摇,这是一个大事。

所以,过紧日子绝对不仅仅是号召那么简单的事情,绝对不是一个概念性的东西。如果说真的过紧日子,财政有的地方已经提出了削减40%,有的削减30%,削减量都非常大。在这种情况下,紧日子究竟能过多长?#22868;?#21602;?我觉得这是大成问题的。

除了税费,最重要的是减社会总成本,包括房地产、体制障碍、政府行政等多个方面。只有这方面稳了,才能稳定劳动力成本?#38505;?#30340;速度,也能与消费提速的政策相统一。

政府不能跟着舆论走,?#22365;?#35770;制胜论”是要不得的,政府部门一定要冷静,还要有自己的定力和主张。减税就是这样,舆论很热闹,但恐怕除了金融以及少数行业之外,减税对经济的刺激作用,不如想象的那样大。政府部门要真下力气,把现实经济环境中的重点成本组成摸清楚才好。

安邦和我这几年一?#22868;?#25345;一个观点,就像每个善于过日子的家庭主妇都会告诉你同样的道理,有两个办法,一个是开源,一个是节流。节流就是减税,节流压力大,那开源有没有办法呢?我们认为是有办法的。就是要扩大中国的市场空间,要意识到市场的空间对中国未来发展发挥着绝对性的作用。

市场空间我们已经讲了很多年了,它是跟地缘政治、地缘战略相关联的,在中国熟悉、懂的人非常少。懂地缘的人,?#35805;?#24448;国际关系方向靠,什么大国关系之类的,流于评论了,很多都是靠瞎猜。懂经济的又不懂地缘,对历史文明的进步,地缘空间等了解的非常少,举出一些经典学说,动不动就是亚当斯密、凯恩斯这些基本的东西。这样就很难跳出一种范式和固定的框架,在更大的范畴里面,在?#20302;晨?#26550;里寻找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。

地方政府今后?#23433;坏?#19981;谋发展”

以缓解债务问题

地方债现在正在成为命门,招致清理整顿的极大火力,不但中央政府,就是金融机构也是紧盯着这一部分,众说纷纭之际,究竟有多少人真正知道地方债的实际内情?或是在数字之外,了解中国地方债的形成机制?

这些问题涉及中央与地方的财权与事权矛盾,涉及到远期与近期的矛盾,涉及到发展与稳定的矛盾。分税制决定了中央和地方是分灶吃饭的,中央的事情,无论大事小事,处理转移支付之外,实际都可算是举国之力的大事。

如果这些“举国之力的大事”越来越多,财权无法下移,资?#27425;?#27861;下移,那坦?#23454;?#35828;,基层地方政府将会愈发困难,而?#19994;?#26041;债的状况很难改变,只会越来越?#29616;亍?#22914;果说过去“发展是硬道理?#20445;?#37027;么地方政府今后是?#23433;坏?#19981;谋发展?#20445;?#22240;为发展还有一线生机,债务还有可能缓解;?#29615;?#23637;,债务就成了死结,只会愈发?#29616;兀?#36825;些机制造成的矛盾和问题都不是金融清理整顿所能解决的。

至于解决办法,其实还是我们那句讲了 10 年的老话,中国的一切问题都是速度问题,做什么都不能操之过?#20445;?#23588;其是在矛盾突出的时候,更是要稳健,?#22868;?#21487;以解决许多的问题。

中国的产业,可以瞄准这些地方

这些问题不是一两年的问题,安邦做了很多研究。上一个世纪30年代,德国被迫寻找新的生存和发展空间,我?#21069;?#23427;看做一个历史模型,而不是偶然出现的现象。

当年为什么同时?#28196;?#29616;了美国对德国的封锁?我们现在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。今天,中国正做出坚韧?#35805;?#30340;努力,希望与美国取得一定的谅解,能够让中美贸易战停歇下来,这对企业家、中国商界有巨大的好处。中国商界没有任何道理不支持这些方面的努力,因为一旦努力失败,结果就相?#36744;?#23481;乐观了。

市场空间究竟该在什么方向上拓展呢?这个争议非常大。从中国产能释放、资本的角度考虑,我们认为就是应该瞄准?#29420;?#22320;方和国家,那些年收入只有300美金的地区,比如说阿?#32531;埂?#21360;度的?#29420;?#22320;区、孟加拉等,才需要一些消费级的产品。

而中国正是世界上最大的消费级产品生产国,现在的企业家,做生意最困难的是什么样的?还不是那种水泥、钢铁企业,他们主要是面临去产能的问题。更?#20063;?#24320;锅的是生产锅碗瓢盆这些消费品的企业,面临激烈的竞争,利润空间非常狭窄,甚至已经没有利润空间了,就说明产能过剩了。

如果我?#21069;?#36825;些产业,放在急需的?#29420;?#22269;家去,一定会大受欢迎。这样的话,民营企业和过量的资本才能得到释放,相对来?#30340;?#22815;熨平资本高峰,回避资本过于浮烂所造成的各种风险。

另外一条思路是瞄准有钱的方向。认为到了那些地方有钱赚,这样?#25237;?#20303;了海洋贸易这条线,因为海洋贸易周边自然都是?#20998;蕖?#32654;国等发达国家,当年开辟大洋?#36739;?#30446;的就是这个。但因为涉及到一些竞争因素,一些有钱国家、发达国家针借此大规模反击中国,对中国施?#21451;?#21147;。这个问题涉及很深,先不谈了。

未来世界竞争,是市场空间的争夺

未来,中国与世界关系的?#27807;悖?#28176;渐集中于世界市场空间的争夺,这是定位未来中国与世界关系的核心和重点。市场是空间,空间就会影响地缘关系。未来“市场之?#20581;?#19968;旦发生,究竟会产生何?#38047;?#21709;,各国政策将会出现何?#30452;?#21270;?可预测的情景如下:

一是世界市场因为“市场之?#20581;?#30340;压力,逆全球化的盛?#26657;?#32780;会出现破碎化。世界性的大型市场空间,整体的市场空间,可能碎裂成为区域的或是相对独立的市场空间。这也就是说,既然全球化无法继续,那么全球化沿着碎裂的方向逆?#26657;?#28176;渐可能为区域化所代替。如英国的脱欧,?#27425;?#19968;显例。

二是小国全面依附于大空间市场。小国唯有抱团取暖,让渡一部分国家利益,才能获?#31859;?#24049;的生存空间,因此小国失去话语权是必然的。在世界大多数有些经济基础的地区,都会出现这样的现象,除?#26494;?#25968;政治极端稳定、倔强,而?#20063;慌虑?#30340;国家之外,如朝?#30465;?#25152;以,TPP 这样的区域组织依然会有存在的价值,它作为替代性生存空间的价值将会?#29615;?#29616;,这将会吸引若干小国以?#23433;?#35273;到危险的大国加入。

三是市场空间的参与者让渡部分国家利益。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如?#35775;?#21644;拉美,?#35775;?#22240;为欧元的存在,实际参与国家已经让渡了货币主权,而拉美国家,因为地区市场的原因,也必须紧紧?#25597;?#32654;国市场,为此他们基于生存和发展的需要,也愿意付出一定的国家利益。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因为利益而曾经反对全球化和世界市场的国家,却可能因此要付出更高的代价。

四是世界“市场之?#20581;?#30340;压力,以及逆全球化的背道而驰,快马加鞭,造成全球市场空间的瓦解,新的经济空间聚合只能是小型的、不稳定的。而划分这?#20013;?#22411;的、区域的市场空间手段非常多元,包括意识形态、?#38469;?#22721;垒、环境壁垒、商品壁垒、军事威慑和政治联?#35828;?#31561;。世界各国被迫在压力面前纷纷选择性站队,以策自身安全。在这种情况下,最为困难的是原有在全球化方面比较激进的国家,他们有很大的可能?#21592;?#25490;斥在外,会有四面楚歌之?#23567;?/P>

五是均衡更加困难,更加难以实现。破碎的市场空间,切割了全球原有的产业关系、资本关系和资源关系,迫使更多的国家走向?#30333;?#21147;更生?#20445;?#20197;消耗国内资?#27425;?#20027;,这将?#27807;?#22343;衡更加难以实现,经济危机必然时隐时现,四处发生。



责任编辑:cprpj
[打印此文] [关闭窗口] [返回顶部]

河北省企业风险防范促进会 版权所有 冀ICP备11028489号-2 公安备案13010202001484号
Copyright2000-2012 邮件:[email protected]
体育彩票e球彩开奖号码